<address id="ljl9d"><address id="ljl9d"><listing id="ljl9d"></listing></address></address>

    <noframes id="ljl9d"><form id="ljl9d"><nobr id="ljl9d"></nobr></form>
    <form id="ljl9d"></form><address id="ljl9d"><address id="ljl9d"></address></address>
    <address id="ljl9d"></address>

            新聞資訊

            黑色系市場這出大戲還能唱多久?

            友發集團——上交所主板上市企業、連續16年位列中國企業500強    丨    2021.11.22    丨    100

            行情超出預期

            今年,黑色系多個品種走勢可謂跌宕起伏,前期期現價格一度刷新近年來高點,但之后因供需失衡導致價格快速下跌,跌速和跌幅均超出市場預期。對于后期市場運行,不少投資者發出靈魂拷問,黑色系大戲何時了?下跌盡頭在哪里?為此,期貨日報記者采訪了多位行業人士,以期從他們的深度解析中找到答案。

            [1]螺紋鋼:價差是北材南下的關鍵因素

            年初以來的螺紋鋼行情走勢可以分為三個階段:第一階段是年初—5月12日,主力合約從4300元/噸上漲至6200元/噸,鋼廠利潤*高達到1400元/噸,邏輯是全球經濟復蘇拉動鋼材需求。第二個階段是5月13日—10月11日,主力合約見頂回落,在4800—5800元/噸的區間內波動,噸鋼利潤呈V形走勢,邏輯是供應減少與需求下滑博弈。第三個階段是10月12日—目前,主力合約自高位下跌至4100元/噸,鋼廠利潤縮水至500元/噸,邏輯是傳統旺季被證偽,需求季節性下滑和地產拐點到來產生共振。

            “近期鋼價持續走低受到需求疲軟的拖累。‘金九銀十’在疫情形勢反復、極端降溫天氣、宏觀經濟下行壓力以及各項調控監管政策的影響下無法體現旺季特征,表觀需求和建材成交反向走弱,鋼材市場提前進入去庫階段。”海通期貨黑色系研究員邱怡宏說。

            據廣發期貨黑色首席分析師周敏波介紹,通常,北方進入冬季后,鋼材需求受氣溫等因素影響幾乎停滯,由于南方與北方存在價差,北方鋼廠、貿易商就順勢采用低價策略,將資源南運。其中,價差是北材南下是否順利的關鍵因素。

            “往年12月,南北價差水平基本在300—500元/噸,保證運輸成本是南下的基礎。而今年,目前,廣州沈陽過磅價差為205元/噸,上海沈陽理計價差為50元/噸,均處同期低位,杭州沈陽理計價差甚至還處于倒掛10元/噸的階段。雖然北方需求降至冰點,但價差尚不能提供鋼材南下的動力。”邱怡宏說。

            鋼聯調研的數據顯示,截至10月底,東北建筑鋼材樣本鋼廠北材南下主要標的市場螺紋鋼價格較9月末下跌580—720元/噸。此外,樣本鋼廠北材南下主要標的市場螺紋鋼模擬投放利潤為7—292元/噸,較9月末縮水610—740元/噸,但較去年同期增加132—412元/噸,而今年10月鋼廠的月均利潤為493—675元/噸,較9月增加146—276元/噸,較去年同期增加660—792元/噸。

            寶城期貨黑色系高級研究員涂偉華認為,北材南下主要標的市場螺紋鋼投放利潤不及沈陽本地投放利潤,一方面是國慶節后市場有意在冬季來臨前將庫存降至*低,市場可流通資源減少;另一方面是本地主導鋼廠庫存前移,鋼廠所有權資源占比過半,在價格快速調整行情下有序引導價格回落。另外,從北材南下主要標的市場的利潤來看,杭州市場期現聯動程度較高,在期盤大幅下探過程中跟跌幅度較大,快速擠壓鋼廠利潤,而上海市場因江蘇鋼廠限產等影響導致供應趨緊,價格下行幅度相對有限,成為南下主要標的市場中利潤*好的市場。

            現階段,螺紋鋼市場延續供需雙弱格局。“政策限產疊加鋼廠主動停產,*新出爐的螺紋鋼周度產量數據為270.50萬噸,依舊處于年內低位,同比降幅為24.9%。與此同時,需求疲軟問題并未改善,*新的周度表觀需求為305.02萬噸,同比降幅為29.3%。終端采購量雖有回升,但同比減量顯著,且后續面臨季節性回落風險。總之,鋼廠主動限產帶來產量下降,給予鋼價一定支撐,但需求表現不佳,疊加成本下行,預計后續鋼價仍振蕩偏弱運行。”涂偉華說。

            [2]雙焦:多地方焦化廠已經主動減產

            年內焦炭價格可謂大起大落:第一階段是1月下旬—3月末,累計下跌9輪。以連云港*冶金焦為例,從3090元/噸跌至2190元/噸,主要原因是過年期間焦炭用量減少,但焦企利潤良好,焦爐產能利用率維持高位,焦炭供應逐漸過剩。第二階段是4月初—5月末,累計上漲7輪。連云港*冶金焦平倉價從2190元/噸漲至3030元/噸。一方面,全國“兩會”過后,企業全面復工,成材需求增加,焦炭消費好轉;另一方面,春季空氣污染嚴重,環保更加嚴格,焦炭產出受限。第三階段是6月初—9月中旬,價格并未走出往年的回調行情,而是在兩輪調降后,再上調11輪。連云港*冶金焦平倉價從2790元/噸漲至4350元/噸。在此過程中,需求放量和原料焦煤價格攀升是主要利好。第四階段是9月下旬—目前,高位振蕩后累計6輪調降。焦價從4350元/噸降至3150元/噸。焦價能夠快速落地,主要原因是宏觀走弱、成材需求不佳,鋼廠利潤微薄,生產積極性受挫,疊加雙控政策,焦炭需求銳減,徹底改變了焦炭供不應求的局面。

            “整體來看,今年焦化廠的利潤相比往年還是不錯的。”一德期貨煤焦高級分析師張源解釋,以山西為例,1—11月,當地焦化廠噸焦盈利在470元,較去年增加150元以上,較2019年增加330元,基本是近幾年盈利*好的年份了。即便12月沒有盈利空間,全年焦化平均利潤也超過400元/噸。

            “不過,近期,由于焦價下跌過快,工廠普遍處于虧損狀態,多在400元/噸,部分甚至虧損800元/噸。不過,近期焦煤價格快速下調,主焦煤下調更是一步到位,焦化廠利潤有所改善。盡管如此,多數焦化廠依然處于虧損狀態。”中輝期貨黑色系研究員杜鵬說。

            張源則介紹,山西、河北山東地區焦化廠虧損幅度在200—300元/噸,內蒙古虧損略大。目前,焦化廠已經展開自救——主動減產。統計數據顯示,全國焦化廠開工率已下降5個百分點,對應的焦炭減量在7.6萬噸/日;獨立焦化廠產能利用率為67.19%,日均產量為57.04萬噸。然而,下游鋼廠限產力度更大,高爐產能利用率為75.35%,日均鐵水產量為201.98萬噸,焦炭整體仍處于過剩狀態,疊加降價預期,鋼廠按需采購,焦炭被迫堆積在焦化廠,以至于上周焦炭庫存再度攀升41.43萬噸至217.81萬噸,焦炭銷售壓力不容忽視。

            實際上,當前,下游鋼廠焦炭庫存為677.82萬噸,已位于相對低位,而平均可用天數較多為14.67天,位于相對高位。“絕對庫存低位與相對庫存高位同時存在,就是說鋼廠庫存雖低,但依然夠用。一方面,當下焦價不便宜,過多采購會占用大量資金;另一方面,降價預期強烈,過多采購會抬高生產成本。這就是鋼廠庫存較低但還在控制到貨的原因。”杜鵬說。

            張源認為,當前煤焦供應仍顯過剩,只是過剩幅度隨著煤礦和焦化廠的減產而縮小。12月,待產量平控任務完成,部分鋼廠存在復產預期,煤焦需求也將回升。從當前的市場狀態判斷,11月煤焦價格仍有下跌空間,其中焦炭跌幅在8輪附近,而進入12月,一旦需求改善,市場情緒就會好轉,下跌速度也將放緩。

            [3]鐵礦石:需求疲軟導致價格大幅下挫

            3月下旬起,鐵礦石主力合約從*低777.5元/噸持續攀升,于5月12日創下1262.5元/噸的歷史新高,漲幅高達62.38%;62%指數從156.35美元/噸抬升至233.1美元/噸,漲幅超過49%。鐵礦石自身驅動力量薄弱,更多表現為跟隨鋼價上漲。7月下旬起,鐵礦石主力合約步入下跌通道,價格從*高1143元/噸運行至*低509.5元/噸,跌幅為55.4%;62%指數從222.3美元/噸運行至87.2美元/噸,跌幅為60.8%。究其原因,主要是壓減粗鋼產量工作逐步落實且趨嚴,生鐵和粗鋼產量快速下滑,鐵礦石需求大幅萎縮,港口庫存隨之累積。

            方正中期期貨黑色系高級研究員梁海寬認為,上半年鐵礦石市場供需兩旺,我國鐵礦石進口量和生鐵產量均創歷史新高。成材價格在粗鋼壓產預期指引下持續走高,但預期遲遲未能成為現實,鋼材市場量價齊升,鋼廠利潤增厚,而對黑色產業鏈終端利潤形成擠壓。在高貼水、高利潤背景下,黑色產業鏈成材向爐料的傳導順暢,對鐵礦石價格形成較強的正向反饋。另外,海運費不斷刷新歷史高點,也在一定程度上推升外礦到港成本。

            期貨日報記者發現,進入三季度,能耗雙控力度升級,粗鋼壓產預期落地為現實,長流程鋼廠減產力度持續增強,鐵水產量顯現拐點。需求的趨勢性走弱導致市場重新評估鐵礦石供需格局,港口庫存出現累積預期,疊加美聯儲Taper預期發酵,鐵礦石估值大幅回調。

            據邱怡宏介紹,雖然外礦發運增量并不明顯,澳巴發運水平偏低,力拓和淡水河谷均對年度發運目標進行了下調,但受疏港量限制,港口庫存處于高位。后期,隨著礦山年末沖擊發運量,高壓港狀態很難緩解。鋼聯統計的數據顯示,截至11月19日,國內45港口鐵礦石庫存合計為1.51億噸。此外,粗鋼產量平控工作接近尾聲,鋼廠生產存在恢復預期,但采暖季空氣質量管控相關方案接棒,近期多地重污染天氣預警再次啟動,部分鋼廠限產檢修加碼,導致鐵礦石需求回升空間有限,港口庫存將保持累積態勢。

            “與港口不同,三季度以來,鋼廠鐵礦石庫存水平持續下滑,工廠多采用隨用隨買的剛性補庫策略。在粗鋼減產的大背景下,廠內鐵礦石低庫存將成為常態。預計今年冬儲期間鋼廠對鐵礦石的補庫力度也不會太大。”梁海寬說。

            邱怡宏認為,鐵礦石基本面仍然弱勢,低需求、高庫存令價格承壓。不過,隨著鋼廠利潤的縮水,鐵礦石需求結構性矛盾將進一步突顯,主流中低品位澳粉的邊際需求也將抬升,進而限制鐵礦石價格下跌空間。

            “考慮到終端需求旺季結束,成材累庫壓力將至,后續鋼廠利潤對鐵礦石價格的負向反饋將體現出來。海運費近期明顯回落,外礦到港成本已經下滑。技術層面,鐵礦石主力合約已經跌破2016年以來的上行通道。無論從基本面還是從技術面來看,鐵礦石價格短期都是易跌難漲。當前,1月和5月合約呈現近年來罕見的倒掛現象,市場對近月合約的悲觀情緒可見一斑。”梁海寬說。

            [4]鐵合金:后續成本對價格的支撐將現

            今年鐵合金市場的精彩程度并不亞于黑色系其他品種。7月以來,鐵合金期現價格上演過山車行情,上行和下跌趨勢均較為流暢。錳硅現貨絕對價格指數自7月初的7429元/噸一度沖上12659元/噸的歷史新高,10月末則開啟單邊下行行情,截至11月18日已回落至8487元/噸,抹掉了前期大部分漲幅,累計上漲14.2%。同期,錳硅主力合約累計上漲7.6%。硅鐵期現走勢與錳硅同步。

            一德期貨鐵合金研究員韓杰告訴期貨日報記者,7—9月,在能耗雙控和電力緊張的背景下,硅錳產出受限,工廠庫存快速消耗,新訂單很難按時交付,這刺激了下游的采購意愿。當期,全國硅錳產量分別為86.7萬噸、85.7萬噸和65.5萬噸。同期,下游粗鋼產量分別為8679萬噸、8324萬噸和7375萬噸。雖然供需環比均呈下滑態勢,但9月硅錳產量環比下滑23.6%,而粗鋼產量環比下滑11.4%,硅錳供應緊張問題升級,期現價格加速上漲。

            據了解,10月開始,硅錳供應緊張問題已有一定程度緩解,這與廣西工廠復產、內蒙古限電緩和、期貨盤面自高位下跌后社會庫存點價出貨占據優勢,交割資源大量流向終端市場有關。10月,全國硅錳產量為74.4萬噸,較9月增加8.9萬噸,增幅為13.6%,結束3個月連續下滑態勢。同期,全國粗鋼產量為7158萬噸,環比下降2.9%。

            梁海寬認為,10月下旬以來鐵合金價格大幅下跌的主要原因是供應預期出現變化、鋼廠采購積極性下滑以及以動力煤為代表的煤化工板塊價格集體回落。臨近年底,能耗雙控壓力邊際緩解,鐵合金產量持續回升,當前樣本廠家開工率和產量大體回到9月之前的水平。

            事實上,當前,市場供需結構表現為供大于求,鑒于此,烏蘭察布鐵合金行業協會建議所有會員企業峰時限產停產,或以保電極和保尾氣發電安全負荷生產,預計產量減少15%—20%。供應收縮的同時,下游鋼廠限產政策也相當明確。近期,河北省工業和信息化廳、生態環境廳聯合發布《河北省2021—2022年采暖季鋼鐵行業錯峰生產工作方案的通知》,要求2021年11月15日—2021年12月31日,確保完成本地區粗鋼產量壓減的目標任務;2022年1月1日—2022年3月15日,以削減采暖季增加的大氣污染物排放量為目標,原則上各有關市鋼鐵企業錯峰生產比例不低于上年同期粗鋼產量的30%。

            “當前電價依舊高企,硅鐵生產成本普遍在8000元/噸以上,而現貨價格已經觸及部分廠家的生產成本,后續成本對價格的支撐力度將顯現。此外,鑒于協會的呼吁,12月鐵合金供應勢必收縮,而鋼廠在減產和利潤縮水的環境下,主動采購意愿下滑,基本以消耗自身庫存為主。年內剩余時間,鐵合金市場預計呈現供需兩弱格局。當前,價格已經回落至7月初的水平,估值較為合理。近期煤化工板塊止跌反彈,市場情緒對鐵合金的利空也將逐步淡化。可以說,本輪鐵合金價格的調整臨近尾聲。”梁海寬說。

            大都会